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1分快3游戏 > 列表

碾压《何以》,继《倾城》又一神作,稳坐现言小说冠军!

发布时间:2019-02-20 17:07:59      来源:
每天都给大家分享精彩的小说,希望大家都能喜欢。今天小编要推荐给大家的是碾压《何以》,继《倾城》又一神作,稳坐现言小说冠军!

《你和我的倾城时光》丁墨

精彩内容: 次日一早,林浅穿着身颜色靓丽的户外服饰,戴着新帽子,背着aito女包。准时在楼下,等来了厉致诚。

他穿的也是深色户外外套和长裤,开着他的路虎,比平常在办公室时,多了很多运动感,但举手投足和眉目间那份沉稳有力,却又是相同的。

林浅坐在副驾,看着他的侧脸想:都说男人有很多面。这就是他生活中的一面。在金贵逼人的职场形象之外,这个稍稍带着随性和肆意的他,只陪伴在她的左右。

好得意,好满足。哈哈哈。

而厉致诚察觉到女人目不转睛地注视,因要开车,只能伸手在她脖子上轻轻一握。手指沿着她耳后光滑柔软的肌肤,缓缓摩挲着:“这么高兴?”

男人的指腹有薄薄的茧,摩擦过她最细腻敏感的部位,只令她全身都有些发软,可又有种说不出的舒服。那舒服是轻微的,却又是绵长的。就像是一汩泉水,慢慢渗进她心里。明明感官上很刺激,可又令她觉得很窝心。

她没吭声。厉致诚这么摸了一会儿,就收手继续开车。而指间残余的属于女人的柔腻芬芳,只叫他心情微微一荡。

这时,林浅的一只手却轻轻搭上他的肩膀,身体侧倾过来。抬头,寻找到她最喜欢的下颌线条,印上一吻。而当男人皮肤上独有的温热气息,沾染到她的唇舌间时。她又忍不住,轻轻地咬了咬,获得更多属于他的味道。

但这个吻只是浅尝辄止。她很快就移开唇,坐回椅子里。整个过程都是无声的——他习惯性地抚摸她的颈项,她仰头探身,亲吻他的下巴。

(点击下方免费阅读)





《傅先生,偏偏喜欢你》千桦尽落(碾压《何以》,继《倾城》又一神作,稳坐现言小说冠军!)

精彩内容: 话题到这里,林暖只要离开,两人就不用再继续尴尬。

可既没打算给温墨时机会,林暖就不想做出那种不好意思回绝的扭捏姿态,让温墨时误以为有希望,吊着他。

话既然都说开了,林暖也不介意更尴尬。

“墨时,我们俩不是同一种人,你是温家二少爷,我已经不是林家的千金,我的父亲是海城人尽皆知的骗子,我母亲是有精神疾病史的疯子……”

温墨时想要插话,林暖却没给他机会。

“你不介意你的父母会介意,我不想和你并肩奋斗争取在一起的机会,我没那个力气,也没那个勇气,说到底……我不会像喜欢情人那样喜欢你。”

温墨时紧抿着薄唇。

“再者,我喜欢过你哥又和你在一起算是什么?!你不介意我把你当成你个的替代,我介意,因为你是我从小玩儿到大的朋友,你足够优秀到让好女孩儿为你倾心。”

再冠冕堂皇的话,都掩饰不了林暖拒绝了他的事实,温墨时虽然有心理准备,却还是受到了沉重一击。

林暖准确的给温墨时传达了这样三个内容:林暖不喜欢他,感情上林暖不接受赝品,温墨时是林暖的好朋友。

“林暖,你说话真是直白的可怕,一点儿不给人留余地。”温墨时扯了扯嘴,为缓解尴尬说了一句。

(点击下方免费阅读)





《秦先生,你的娇妻是重生的》 乔一水

精彩内容: 但是如果被一个根本配不上他的人得到了,可想而知,有的人心里该有多么的不平衡。

她们会想,这人凭什么呢,凭什么就嫁给了秦以泽?

她甚至就和家里的农村保姆差不多,这样的人和阿泽根本就是云泥之别。

而让这样的人得到秦以泽,是对她们的侮辱和挑衅。

所以,这麻烦就一件接着一件,就算是有秦家护着又怎么样,女孩子之间言语的挤兑和排斥总是层出不穷。

就像现在,我和你吵几句,太爷爷在向着你也不可能将我抓起来,挺多训斥几句,所以除非你永远的离开帝都离开人群离开有些人的视线,否则,还会有很多白芸在等着你……”

林清欢的长篇大论让顾乔乔确实有些震惊,这人和秦以泽是同学,年龄也是二十出头,可是,却莫名的让人觉得一点都看不透。

而她的话,竟然让顾乔乔分不出是好意还是坏心。

可心里不得不承认,她说的话有道理。

“照你这样说,我好像都无路可走了呢……”顾乔乔掩去了心底的诧异,戏谑的说道。

“当然有路可走,不过只有两条路……”

(点击下方免费阅读)





《高冷大叔,宠妻无度!》 公子如雪

精彩内容:“玩儿?感情是用来玩儿的吗!”

他突然发火,裴云轻完全没有料到,只惊得心脏一抽,忙着跑过来,两手抱住他的胳膊。

“小叔,您……您别生气,我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……我现在是学生,当然是学业为重,以后我要好好学习,当然不能再和宁泽天这种一无事处的富二代一起混(泽天老兄,暂时出卖你一下,谁叫我家首长太难哄,你可别介意)。您说,对吧?”

唐墨沉冷哼一声,抽回手臂。

那天晚上,她可不是这么说的。

“你不是只爱宁泽天,非宁泽天不嫁的吗?”

裴云轻语塞。

她甚至想不起来,这话是什么时候说过,想过肯定是她生日那晚喝醉,故意说的气话。

“我说得那都是假的,我……”裴云轻耷拉着小脑袋,“我就是故意气您才和他在一起的,那时候您把我从唐宫赶走,我还以为您不要我了,才故意和您对着干。您要是还生气,您骂我,您打我,怎么样都行,只要别赶我走就行!”

这些话,在心里弊了十年,一直没敢说,也不知道该从何开口,今天借着这个机会,她干脆合盘托出。

想想当年他对她那么好,她却一次次伤他的心,她自己都恨自己。

“您不打,我打!”

(点击下方免费阅读)



(碾压《何以》,继《倾城》又一神作,稳坐现言小说冠军!)


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本站 - 使用帮助 - 联系我们 - 网站调查 主办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: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: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

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,分辨率1280*720